可林网络广告条
文学首页 | 小说 | 诗歌 | 散文 | 随笔 | 推荐 | 文集 | 文学吧交流区 | 联系我们 |
 您的位置 >> 铿锵在线 >> 铿锵文学 >> 随笔 >> 眺望家的方向
 
眺望家的方向

 

 

文/ 小溪

 

  家,多么亲切温馨的字眼,家给我们温暖,给我们遮风挡雨,带给我们无尽的享受。在人生广阔无垠的大海中我是一叶浮萍,家就是大海中的港湾,无论漂得多远,总会找到归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题记
 
  腊月寒冬羊年近,风唱雪舞雨丝飘;沏瓯清茗伫窗前,茶汽飘香袅满屋。
  眺望,长久地眺望,那永难忘却的方向,就这样忘记了时间的流逝。茶香带着我的思绪一直飘向远方,那个方向有我的牵挂,也有人为我在牵挂。熟悉的旋律悠扬的笛声,穿越一片蒙蒙雾气在心底响起,昭示着一个永恒的方向:“回家的感觉就在那不远的前方,古老的歌曲在唱着童年的梦想,走过的世界不管多辽阔,心中的思念还是相同的地方”;“不忍登高临远,望故乡渺邈,归思难收。叹来年踪迹,何事苦淹留?”思乡盼聚,疼痛而亲近,朝来寒雨晚来风,北漂南游几春秋;天涯逢节倍思亲,灵魂戛然出壳游。脑海里不停浮现出母亲祝愿的身影、妻子期盼的眼神、孩童呼唤的小嘴;情感陷入意识流中,似乎听到了母亲在守望中的喃喃话语:“孩儿孩儿莫牵挂,家中一切皆平安”;仿佛看到了妻儿虔诚的眼神:“郎君呵,妻盼孩在望,何时归家来?”一抹熄不灭的情结和沉沉的相思紧系心尖,家是生命的起源,人生的归宿呀。我们需要家,就象虔诚的信徒需要一次次谟拜心中所尊崇的精神图腾和偶象一样,无论你走得多远、飞得多高,心底总是牵挂着父母妻儿,冥冥之中最最念念不忘的是魂牵梦绕的家。那里是心灵深处的温馨港湾,只有在那里才挡了风避了雨,心安无忧。
  “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想家的时候/想家的时候很甜蜜 家乡月就抚摸我的头/想家的时候很美好 家乡柳拉着我的手……”我的家就着落在一个十分拥挤的大杂院中,穿过几进过道便是一间窄巴巴的小平房,我们姊妹几个相继出生在这里。不幸的是我们从小就失去了父亲,和妈妈一道在清贫的道路上挣扎着、奋斗着,寻求幸福的光环……家虽然清贫,可妈妈从不怨天尤人,好一点的东西总是留给我们吃,从不会让我们穿露肉的衣衫,露脚的鞋。晚上全家人围坐在妈妈身边,粗茶淡饭,其乐融融,我们享受并沉侵在温馨的氛围之中。那时的日子过得虽然苦一点,可在妈妈的操持下,家也过的平静、祥和。这是妈妈处处为我们作出了勤俭、宽容、和睦的表率,她上班徒步要几华里,却从不乘车;而且早饭都是盛在茶杯里一路走着一路吃着。中午也从不休息,在厂边开垦点荒地,种植点蔬菜,这样家里就省下了蔬菜费用的支出。那时在我们心里,妈妈就是全家生活的脊梁,希望的风帆,妈妈操持的家就是我们一隅幸福温馨的港湾。那时,妈妈的口头禅总挂在嘴边:“家和万事兴,不和外人欺”。妈妈乐于助人,尽管我家够苦的了,也要帮助那些农村来的穷亲难友,他们有时在我家吃住十天半个月,妈妈从没一句怨言。在妈妈的熏陶下,我们姊妹五人个个善良,困难大家帮,幸福大家享,好处互相谦让,不争不抢,家成了我们的乐园。如今逢上双休日节假日,不论是出嫁的还是娶妻在外居住的,不论是内孙还是外孙,都会回到这个家里欢聚。这个家,涌着浓浓的亲情,泛着温温的馨香。
  每当夜深时醒来,总会想起家里的妈妈,不知道她老人家睡得可好?我知道妈妈的枕头好高好高,妈妈说这样嗓子发痒要好些咳嗽也少一些,可一到半夜还会咳个不停。静静的夜,那声音听起来特别的揪心,妈妈总会起来喝一怀水,点上一支烟吸上几口,灯也不开,任黑夜包围着自己。看着忽闪忽灭的火光,我知道妈妈又失眠了……恍惚中,妈妈仿佛就在我的身边看着我,就像童年时轻轻拍着我,低低哼着摇蓝曲,看着我渐渐入睡。妈妈的胸膛是温暖的,脸颊是慈祥的,眼睛是安宁的;妈妈就是那春天里的花树,暗香浮动,美丽成熟。思念之中,大有舍弃人生一切的决心,径直奔回家,在妈妈身边呆上数日。这种想家的心情宛如一杯醇香迷人的米酒,让人如痴如醉。人永远都以自己的父母为核心,父母也永远是儿女的定心石;有了父母,心空便有了一道最美丽的风景线,漂泊的心不再迷惘,梦境也不再冰冷。
  立志寻梦,努力圆梦富家而远走他乡。从那一天起,妈妈便有了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”的牵挂之情,倚栏凝望思子切,恐儿在外遭风寒;我也有了空对四壁墙,泪流思亲娘的场景,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。家就像磁粉般潜入记忆,触动心弦,屈指数着日子,用思念丈量着离家的距离有多远,离母亲的距离有多远。
  人们常念叨的是父母那盼子归来的眼神,“儿行千里母担忧”;孰不知游子也有那思念父母时的惆怅,“故乡何处是,忘了除非醉”,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。人们常羡慕那些“漂一族”在外风光无限,孰不知“漂一族”怀揣“家乡穷,出外挣钱为脱贫”和“有志在四方”的情怀终年奔波劳碌,多想回到家里避避风歇歇气。居所简约也好,辉煌也罢,“金窝银窝,不如自家的狗窝”呀!想家思子,是人类最真实情感的流动,是最切肤的感应。那是永远长不大的、从儿时起就产生的倦恋与依赖,是家中有母亲的思念与呼唤,有父亲的叮咛与牵挂,有孩童定格在窗户上的目光。家也是奋斗中的一种寄托,一种抵达,一种距离感的牵痛与渴望。当在外努力受梗、前行受阻时,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家,想回到家里来一个彻底的倾注,卸下沉重的精神包袱。家就在游子一次次思念和一次次向往中不断丰富内涵,充实感知,化成心灵深处沉甸甸的恋情。家如同种植在土壤里的种子,总会择机跃然而出,显现最旺盛的生机,萌发最动人的情感。
  心生难过时,好想给家里打个电话,诉一诉自己的委屈;开心时,好想给家里打个电话,道一道自己的喜悦;孤独时好想给家里打个电话,吐一吐内心的寂寞;成功时,好想给家里打个电话,炫一炫自己的努力。有时三更半夜睡不着时不免思念四起,思的是在家的点点滴滴,念的是和小伙伴们一起背筐爬树撸榆叶一起在麦田里拾麦穗的情景;思的是与家人同吃一锅饭同住一个屋时的桩桩事,念的是童年少年时那些悲愉的往事和逢年过节时的开心事。当鸟儿失去了绿荫,在沙漠边的残堤壁下孤寂吟着哀转曲子时,脑子闪现的就是那郁郁葱葱的一方绿林。当鱼儿脱离了水,在陆地上互相呼吸着口中的湿气,互相用口中的唾沫湿润对方时,渴望的就是那一池湖水。当温暖的屏障徐徐打开,刺骨的寒风钻进来时,我们是何等殷切的盼望那股温暖能再一次包裹自己! 
  回家,让人自豪狂放,倍感畅意,再细细品味呆在妈妈身边的暖意:回家的感觉真好。无论何时何地,一想到家,就像喝了一杯还在冒汽的咖啡,浑身充满温暖;就像嚼了一颗柠檬果,精神百倍增长;就像含了一粒薄荷糖,呼吸立马顺畅清新。家是积聚力量的地方和最终的归宿,想家是精神上的归宿,回家是急需心态上的修整。想家的人都心怀一个目标:“愿我的努力,能让家更好更兴旺起来”;回家的人在接受家的抚慰后,更充满信心地去迎接新的挑战。想家,就是难忘父母的养育之恩,体验到肩上有一付担子,那就是对父母义不容辞的责任,尽孝行孝,还原心中的本善。想家,更是对父母的一种依恋,一种生长中的成熟,一种由衷而发的感恩。那缓缓流淌在心间的家情就像那小溪汇集成大海,奔涌回潮向故地。是呵,父母含辛茹苦把我们养大,叫人怎能不想家? 
  无论身在何方,无论离家有多么远的距离,无论以何种方式生存生活着,心中的思念永远定格在同一个地方,家是整个人生中若隐若现又无处不在的印记,是在生存中碰撞与挫折时进行理疗的最佳场所。惟有家,方可在俗世洪流避开所有的纷扰和狂躁。即便想冲破恋家的羁绊,也无法不深爱着赐予生命的父母,不深爱着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妻子,不深爱着盼父早早回家的孩子。一次次的想家,一次次的回家看看,让精神得到了一次次充实的补给,灵魂获得了一次次甜美的安慰。家的永恒之爱,家的真诚与大度,让回家看看成为一种不变的情感,“回家的感觉就在不远的前方”。
  世界在变,人在变,家乡也在变,但对乡土的情怀却永远不会变。蓦然回首,才发现往日的温情犹存,昔日的乡情还在……古人西出阳关时一唱三叠,“杨柳依依,雨雪霏霏”,一片离愁挥不去,如今的人离家后也有“欲作家书意万重”的情怀。如今的我已成家立业另立门户,脱离了从小长到大的家,失去了赖以依靠的“山”,同样有着挥之不去的离情。自古“忠孝不能两全”,如今工作忙了起来,小家事多了起来,回家日子少了起来,可妈妈的身影却越发清晰了许多。一到假期闲日,总爱面朝久未涉足的方向眺望。“今之孝者,是谓能养。至于犬马,皆能有养。不敬,何以别乎?”每逢休息我都要抽空回家帮着洗洗碗拖拖地,和妈妈唠唠,享受一种别样的温暖。妈妈那,有属于自己的一片蓝天白云,有烟囱冒起的朵朵炊烟,有庭院中的鸟语花香。还有十多年前就与世长辞的爷爷留下来的趣闻轶事。那时的爷爷,九十多岁的老人一点没显出那种年龄该有的苍老和满脸的皱纹,唯能表示出他已经到了鲐背之年的就是有一把好长好长的白胡子。每次回家都看到爷爷靠坐在院子里的大树旁,一根烟斗,一根拐杖摆在旁边。看到孙子回来了,他没有表现出高兴的表情,只是不停地盯着看着,不说话,直到叫他,他才点一下头,然后继续抽他的烟……
  忘不了那间有着浓浓温情的小屋,走不出那间曾经生我养我的小屋。这个冬天,院落里的那颗树一定更显枝叶零落了吧?它指引着我回家的路,清晰可辨……雨点,慢慢的落下,一滴,两滴,四滴五滴……雪花,轻柔的飘舞,一朵,两朵,四朵五朵……雨点雪花模糊了双眼,所有的一切都无法阻挡回家的脚步。黄昏走在下班的路上,对着陌生的人群我会悄悄地告诉他们:“我快要回家了”;深夜在QQ聊天窗上,对着网络里的朋友们我会开心地告诉他们:“我快要到家了。”
 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结婚,诞生了一个新的家;男人有了老婆,于是就有了自己的小家。老婆又叫“媳妇儿”,那媳字是在女字旁加一个“息”字,说明男人累时需要在女人的臂弯里休憩,在贤惠的妻子身边男人才敢打出如雷的鼾声,才能在梦乡里露出幸福的微笑。男人在外打拼受伤时,需要妻子用爱的柔情去抚慰伤口,轻轻舔去身心的疼痛。家里的女人是男人漂泊时避风的港湾,家里的男人是女人遇雨时躲雨的屋檐。风吹浪打来,男人是女人的庇护;挫折受委屈,女人是男人的安慰。家是生存的目标,一生的守候。如果说家的脊梁是男人,那么家的灵魂就是女人。守家的女人是深夜里的一盏灯,照亮了外出孩子回家的路,也照亮了返乡丈夫回家的路。苏东坡说:“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岗。”讲的是女人,其实在外的男人心系的就是这个家,吃千苦遭万累也心甘,可一回到家里又欲语无言,千筐思万箩念,一句也说不出口。飘泊天涯数十载,始终不忘回家路,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”。
  一年365天,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在除夕前赶回家?那是因为家有亲人倚门望归:父母年岁已高,巴望儿女至少能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候回家团聚;夫妻两地分居已久,渴盼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候能相依相偎共叙离别之情;留守孩子也眼巴巴盼着,不为了那些礼物,只为能与父母团聚,共享天伦之乐。那是因为朋友天各一方,只有在春节时方能一聚,把酒言欢,互叙往事。那是因为奋斗在他乡的人们如今功成名就也好,还在为之拼搏也罢,家始终是内心深处的牵挂,除夕前一定要踏上回家的路。因为那熟悉的村落、门前的小路、饭菜的香气、方言的韵味,离开越久越让人念想。因为这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,那田间的小道,门前的溪流,那一块土地,才是心中真正的家园。
  我们期待着:铁路建设得再快些再均衡一些,让回家的路更顺畅一些;中西部的经济发展得更迅速一些,让更多人能就近找到满意的工作;让普通人的收入增长得再快一些,让回家时的钱包更鼓一起。更盼望大城市有能力敞开胸怀诚意接纳更多的人,让“外来工”和“漂一族”也有条件接家人来此过年……


2015年2月11日19:40 发表 | 栏目编辑:吴华文
本文共有评论 0 条 | 鲜花已被阅读过 1383 次   
查看本文的评论

© 作品版权所有,如需要转载使用,请先联系我们同意,并经过作者授权允许后才可以刊登。谢谢合作!

 
您的大名:

评论主题:

您的评论:
  验 证 码: 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 

       评论必须审核后才显示出来


Copyright © 2003~2017  铿锵在线  ALL Rights Reserved

ICP05010100  广东网监备案号:4451213010701   本站服务器提供:可林网络